道歉與聲明

曾劭愷

引言
近日來,台北某教會會友陳路珊(Lucy Chen)女士在其部落格公開轉載本人私密郵件,其中內容對許多主內肢體造成困擾,本人特此公開道歉。本人曾對陳女士一再強調這些信件的私密性,而陳女士亦曾允諾「絕對」不會轉發或公開本人信件內容。陳女士的行徑已侵犯本人隱私,不少主內肢體建議本人藉由法律訴訟阻止她對教會的傷害,但本人基於哥林多前書六章1-8節的原則(禁止『弟兄與弟兄告狀,而且告在不信主的人面前』),決定將此事交在上帝以及祂所授與權柄的教會手中。除了道歉,本人在此亦就以下幾點進行認罪、澄清、或聲明。

澄清與聲明
一、陳女士所轉載的信件,論及唐崇榮牧師所謂「罪行」的部份,均屬本人的主觀意見,不足以證實陳女士對唐牧師的指控。正如本人在陳女士所轉載的私信中所言,「關於唐先生的罪行,我手中沒有任何證據,也從未親眼目睹」。

二、在私信中,本人稱唐牧師為「唐先生」、「唐老師」、甚至「老唐」,除有失尊敬,更冒犯了神所賦予教會的權柄:牧師資格乃教會所授,惟有教會擁有上帝賦予的權柄取消牧師的資格。為此,本人鄭重道歉。唐牧師曾在公開場合獨斷開除幾位「諫言同工」的牧師資格,而本人曾多次撰文批評這種僭越教會權柄的專斷行為。然而,本人擅自以不當的稱謂稱呼唐牧師,實乃犯下了同樣的罪,雖僅在私人信件中如此,仍無法躲避神的鑒查,只能求主赦免。

三、在陳女士非法轉載的私人郵件中,本人用字遣詞未經仔細斟酌,多處表達不當,但讀者仍可查證,凡提及「淫行」二字,本人皆使用引號,目的在於表達「所謂的『淫行』」(alleged adultery)。不論本人主觀意見如何,既未掌握確鑿證據,本人就須假定唐牧師無過。「假定無過的權利」背後的核心神學原則乃「神與人之間本質無限的差異」:唯有上帝是全知、全然公義者,而有所不知的罪人在行使神所賦予的司法權時,除非被告罪證確鑿,否則人人皆當假設其無過。不論本人主觀上是否傾向相信關於「淫行」的指控,若無確鑿證據,本人不但不得公開論斷唐牧師,就連心裡也不可認定他在此事上有罪,否則難免僭越上帝權柄之重罪。

四、哥林多前書五章論及教會中的淫行,聲明上帝將審理此等指控的權柄賦予教會(見12-13節);在教會行使此權柄前,沒有任何人得以進行論斷。根據提摩太前書五章19節,教會受理控告長老的呈子時,必須「有兩三個」證人,而聯名控告唐牧師的遠不只「兩三個」國際佈道團及歸正福音教會前核心同工。佈道團及歸正福音教會非但不受理控告,更發表「聯合聲明」譴責「諫言同工」,著實令人失望。儘管如此,眾多與唐牧師保持合作關係的教會與機構,仍有機會及責任探究此等控告是否屬實,以決定是否繼續支持唐牧師的事工。本人在被陳女士非法轉載的信件中一再強調等候適當的「時機」,待眾教會與機構正視同工們對唐牧師的指控。其中原因即在於本人不敢逾越神所賦予教會的權柄,私設公堂、妄加論斷。

五、哥林多前書五章12-13節與六章1-8節乃一體兩面:上帝既將審理「淫行」等指控的權柄賦予教會,那麼此等指控以及各類主內肢體間的民事糾紛就不可「告在不信主的人面前」。在此等事上,訴諸世間司法尚且已被聖經禁止,更遑論網路輿論及世俗媒體(當然,牽涉刑責、危害公共安全與利益、逃漏稅等行為,當交付司法、執法等相關公權力辦理──參羅馬書十三章1-7節)。陳女士以有欠誠信的方式獲取相關人士的私人意見加以傳述,在部落格以有失潔淨的言語公然論斷唐牧師,並揚言向屬於世俗傳媒的坊間週刊爆料,不論其初衷如何,此等行徑在在難認無違聖經教導,凡此本人在信仰立場上所不能茍同。

六、加拉太書六章教導:「若有人偶然被過犯所勝,你們屬靈的人就當用溫柔的心把他挽回過來。」固然哥林多前書五章提及嚴厲的教會懲戒,強調「把舊酵除淨」(第7節)以保護群羊,但在這段經文中,教會懲戒的目的亦包括使犯罪之人「在主耶穌的日子可以得救」(第5節)。保羅關於「挽回」的教導,乃建基於整卷加拉太書的核心教義──「因信稱義」。若不懂得用溫柔的心挽回偶然被過犯所勝之人,就等於不明白自己是蒙恩的罪人。如此,主觀認定唐牧師有罪而無意用溫柔之心挽回他的人,不可能策動我等蒙恩的罪人加入論斷者的行列(參馬太福音七章1-2節)。

七、在陳女士所轉載的私信中,本人對唐牧師的批評乃聚焦於他在佈道團及歸正福音教會所佔據的絕對權柄,以至他公然排除異己的手段:自去年「諫言信事件」發生後,這已成為華人教會的公眾議題。此外,本人亦在私信中批評唐牧師的基督論:唐牧師偏離大公教會正統的基督論已在多次公開聚會中闡明,更在網路上流傳。教會領袖的公眾行為及公開教導倘若偏離聖經,本當接受公開批評。然而,本人過去雖多次在期刊及網路上撰文批評「牧師權柄絕對化」的治理制度以及「基督人性永恆先存」的謬誤,卻盡量不指名道姓抨擊唐牧師,因本人盼望他在如此年紀仍能更新變化,成為後代的榜樣。關於基督論部份,本人原盼望教會公認的神學權威機構仔細審視唐牧師的論述,並私下勸說他回歸正統。幫助眾教會肢體明白歷代大公教會正統,乃是本人作為神學院教師的職責與首要目的。為此,本人曾想盡辦法促使唐牧師改變立場;若非不得已,本人並不願公開指名駁斥唐牧師的基督論。陳女士擅自轉載本人在基督論議題上對唐牧師所持之立場的評價,使本人兩年多來的用心付諸流水,尤為可惜。除教會治理與基督論等公眾議題外,對於私德方面的指控,本人持定「假定無過」的立場,並呼籲讀者在無確鑿證據的情況下切要尊重上帝賦予唐牧師及每個人的假定無過之權,勿妄加論斷。

結語
過去幾十年,唐牧師對眾教會的貢獻功不可沒,對本人更是影響深遠。雖然近兩年本人與唐牧師之間在教會治理及教義上發現矛盾,但本人並不因人廢言,更不敢忘記唐牧師過去對本人的栽培以及對教會的貢獻。本人至今仍常在講道及著作中提及唐牧師過去對本人的諸般教誨與幫助,並未刻意改變引用唐氏名言的習慣。本人深深盼望唐牧師儘早回歸自己過去所疾呼的「歸正精神」,主動接受教會的監督,在歸正福音教會中建立權柄制衡的體制,且身體力行,以身作則,為後世樹立美好的榜樣。